西部瞭望,打造中国西部高端智库资讯第一网!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西部瞭望

热门关键词:  科技  陕西资讯  中脉  智库  西安财经

国际组织里的中国面孔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作者:王小鹏 编辑:王莹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2-04
摘要:国际组织里的中国面孔越来越多,中国在国际组织中地位的提升与改革开放的进程同步
2018 年5 月18 日,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官员与初抵内罗毕的中国籍员工合影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不断扩大开放,融入世界,在国际组织中的“存在感”显著增强,从一般职员到进入决策层的高管,众多国际组织中有了越来越多的中国面孔。
  
  中国面孔越来越多
  
  11月的内罗毕,蓝花楹依旧盛开枝头。走入联合国内罗毕办事处,不同肤色的国际职员和实习生穿梭于优雅的建筑之间,行色匆匆。内罗毕办事处是联合国唯一设在发展中国家的分支机构,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环境署)、联合国人类住区规划署(人居署)总部都在这里。
  
  办事处一位负责制作证件的官员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近年来,内罗毕办事处内的中国籍员工越来越多,同时,中国籍咨询师和实习生的人数也大为增加。
  
  在联合国粮农组织肯尼亚办公室,100余位工作人员中的绝大多数为来自非洲地区的员工。近年,一位在美国某大学获得农业经济学博士学位的中国籍员工加入了这一团队,为这一办公室增添了亚洲面孔。
  
  今年5月,由中国向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派出的9名初级专业人员抵达该组织位于内罗毕的总部开始工作。据中国常驻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副代表刘宁介绍,今年生态环境部选派了11人到环境规划署工作,其中9人在内罗毕总部,1人在其巴黎办公室,1人在日内瓦办公室。他们属于正式员工,工作时间一般两年,年龄均在35岁以下。
  
  这11名年轻人主要分布在环境规划署6个司办的核心工作岗位,包括新闻司、政府事务秘书处、经济司、科学司、生态司和政策司等。
  
  据了解,这是中国首次向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派遣初级专业人员。时任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埃里克·索尔海姆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对中国此举表示欢迎,希望这些初级项目官员能够带来关于中国的知识和实践,让环境规划署变得更好。
  
  这11人到岗后,中国籍员工在环境署的数量达到了历史新高。目前已有3名中国籍员工走上环境署的司级岗位,其中首席科学家兼科学司司长刘健进入环境署高管团队。与两年前相比,无论是员工数还是高级岗位人数都显著增加。
  
  联合国专门机构国际民航组织中的中国籍员工,无论“量”还是“质”,也都在增加。目前,这个总部设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的国际组织正常预算编制工作人员约700人,编制外人员有1000多人,其中中国籍员工有10余人,另有为数不少的华人职员。秘书长柳芳以及严家蓉、黄解放等多位中国籍职员也担任该组织高层。
  
  柳芳2015年8月1日出任国际民航组织秘书长,是国际民航组织历史上首位中国籍秘书长,也是首位女性秘书长。
  
  秘书长是国际民航组织的首席执行官,领导该组织日常执行机构秘书处的工作,带领该组织的国际职员开展国际民航领域的工作。柳芳自上任以来,积极作为、锐意改革,着力提高国际民航组织秘书处效率,推进制定国际民用航空标准与建议措施,大力倡导航空对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作用,协助各成员加强民用航空系统建设,得到国际民航界的一致认可。2018年3月16日,国际民用航空组织第213届理事会一致通过了柳芳连任秘书长。她的新一届任期为2018年8月1日至2021年7月31日。
  
  国家实力是支撑
  

  刘健就任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首席科学家兼科学司司长之前,曾任环境规划署国际生态系统管理伙伴计划主任、气候变化适应计划主任以及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秘书处副秘书等职务。
  
  刘健的研究生阶段就读于中国农业大学农业生态学专业,研究领域为土壤科学。2003年他在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获得理学博士学位。
  
  刘健对生态和环境领域的研究情有独钟。2005年之前,他在中国科学院资源环境局工作。1993年到1994年他参加了一个英国高级访问学者项目,“那一年不是光听课,也出去访问,了解西方人做事方式,英语也练出来了。”他说。
  
  在英国做访问学者期间,刘健看到国际组织中亚洲人的参与很少,主要参与者是白人和南亚人,因为他们英语好。他坦言,2005年加入联合国机构这一职业生涯中的重大选择,跟他在英国受教育这一段经历有很大关系。
  
  加入联合国之后有一个适应期。刘健说,刚加入时最大的挑战是两大转变,即从跟科学家打交道到跟政府打交道的转变,从跟中国人打交道到跟外国人打交道的转变。而且,当时西方人对中国员工还带有一定的偏见,甚至不无“刁难”。
  
  在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秘书处任副秘书时,刘健的上司是一位欧洲人。第一年结束时,这位负责人在鉴定中以各种理由不让刘健过关,希望以此让刘健打道回国。刘健为此写了很长的一份申诉书,对这位上司的鉴定通过合理渠道予以了反驳,最后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总部决定支持并留下刘健。
  
  “有了IPCC近3年的历练,后面的事情就能应付自如了。”后来刘健被调回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总部任首席科学家,是该署第三任首席科学家。
  
  影响力源自改革开放
  
  国际民航组织幕僚长严家蓉接受《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时说,国际组织是感受中国改革开放进程和成就的一个很好的地方,在这里可以更直观地感受到中国的崛起。
  
  严家蓉表示,改革开放之初,在联合国系统中工作的中国籍员工数量很少,话语权可想而知。40年过去,中国在国际机构中说话办事的实力已今非昔比。以国际民航组织为例,柳芳秘书长以下的六个司局长中,便有两个是中国籍。
  
  “中国人当选联合国机构负责人,这是10年前、以2007年陈冯富珍就任世卫组织总干事为开端才出现的新鲜事物。中国人管理国际机构,是中国向国际社会提供的公共产品,是中国参与全球治理能力的体现。”严家蓉表示。
  
  严家蓉认为,中国在国际组织中地位的提升,与改革开放的进程是同步的。改革开放的进程,决定着中国在国际事务中扮演的角色和所起的作用,也决定着中国对外交往和参与全球治理的广度和深度。
  
  她表示,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不断增强,国际组织在国际体系和秩序塑造,以及国际标准制定等方面,已越来越重视中国的看法和贡献,中国的影响力渐渐举足轻重。
  
  以民航业为例,改革开放的头30年,中国民航对外合作的重心在“引进来”上。在国际标准领域,中国主要是消化吸收欧美等发达国家和国际民航组织的技术和标准。几十年来,中国国产民机开始走向国际市场,各种民航装备、制造、技术、标准、服务都开始“走出去”。例如,从2016年开始,中非民航学院开始建设,中非区域航空合作计划也在落实中。在国际民航组织负责起草制订国际标准的各个专家组、工作组中,基本都有中国的代表。国际民航组织正使用中国资助的资金,开展全球范围内的民航中高级管理人才培训。来自国际民航组织的国际专家是这一培训项目的授课教师,他们中的一部分便来自中国。
  
  严家蓉认为,随着中国进一步发展,中国在国际标准制定中将从追随者向引领者转变,在国际机构发挥的作用也将越来越大。
  
  国际关系学院副校长、中国国际公共关系协会副会长郭惠民对本刊记者指出,目前中国正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这是40年来改革开放、经济发展以及影响力提升带来的结果。在这样一个历史背景之下,中国在国际组织和多边事务上发挥更大的作用,对提升中国的国际形象具有积极意义。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更多参与国际组织将有利于中国对世界作出更大贡献。□
责任编辑:王莹